-

嗤嗤!

就在一指擊碎乾屍丹田的瞬間,後者那乾癟的皮膚,立刻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化為齏粉,繼而變成了一具骷髏骨架。

刷!

沈放的身形,也隨之出現在這具骷髏麵前,手掌探出,掌心之上,已是多了一道白色的光團,光團之中,一枚元神珠還在滴溜溜的旋轉著。

嘩啦!

而隨著元神珠離體,已經變成一具骷髏的乾屍,也是瞬間散架,在無任何氣息傳出。

“呼。”

看著這具乾屍終於被解決,沈放也是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,然後轉過身來,看向臉色慘白如紙的薑小白,不由感到有些心疼。

同時,沈放的眼中殺機再現,望向另外三具即將掙脫束縛的乾屍,沈放體內,一股磅礴的氣勢轟然爆發。

“喝啊!”

雙臂在胸前交錯,雙掌揮出的時候,體內積蓄已久的虛無法則之力,頓時暴湧而出,緊接著,又是點出兩道灰色指印。

連續兩指點出,沈放周身的氣息竟不減反增,瞳孔中紅芒一閃,沈放的身影,亦是瞬間消失在幾人的麵前。

下一刻,伴隨著一道血紅色劍芒閃過,沈放手持皇影劍,催動無極劍意,一招劍破無極,瞬間洞穿了最後一具乾屍的丹田,而後隨手收走了其中的白色光團。

冇有了這白色光團,這幾具乾屍便如同失去了力量源泉一般,立刻栽倒在地。

沈放無奈搖頭,將目光轉向手中的那團白光。

白光之中,一枚拇指大小的元神珠,不停地旋轉著,沈放能夠感覺得到,這元神珠中,蘊藏著一股生生不息的生機。

“這就是他們體內的元神珠嗎?”

薑小白此時也走了過來,好奇的打量著沈放手中的光團道。

“嗯。”

沈放笑著點了點頭,觀摩了片刻之後,便是將其收入進儲物戒指裡,接著,他的目光,突然掃向了倒在地上了那三具乾屍,略作沉吟,蹲下身來,手指觸了觸這乾屍的肉身。

堅硬而陰寒。

顯然,這幾具乾屍的肉身,經曆了上萬載魔氣的侵蝕後,已經被強化到一種相當驚人的地步,其肉身強度,恐怕已經堪比步入聖體之境的體修修士。

“怎麼了?”薑小白見到沈放的舉動,也是愣了一下,多少有些疑惑的問道。

“這幾具乾屍的肉身強度十分驚人,就這樣丟棄在這裡,實在是太可惜了。”沈放搖了搖頭道。

“的確,這種魔化過的肉身,北海諸島上的那些煉器師最喜歡了,他們能夠將其煉製成傀儡,不過我們冇那種手段,另外,這種魔化過的肉身,非比尋常,若是輕易煉製,一旦魔氣侵體,自身的神智,也很快會遭受魔氣的侵蝕。”薑小白道。

“煉製成傀儡嗎?”

沈放目光閃爍了一下,眼底卻是浮出一抹自信的笑意。

......

就在沈放等人脫離險境之時,不遠處,那些宗門弟子,卻是有些堅持不住了。

“維持陣法,封鎖住它,彆讓它衝出來!”

一處荒原上,數百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中,彼此間氣息相連,似乎形成了一座奇特的陣法。-